精彩小说尽在剑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沈妤林清漓小说名

>

沈妤林清漓小说名

之知 著

古代言情 林清漓 沈妤

小说叫做《沈妤林清漓小说名》,是作者“之知”写的小说,主角是沈妤林清漓。本书精彩片段:【重生 大女主双强 家国天下 权谋】  十七岁前,沈妤是横刀立马的将门嫡女。  十七岁后,她成了江府病骨支离的侍郎妻。  父兄战死,沈家满门忠烈,她背着骂名嫁给了江敛之。  原以为他是她的救命草,没想到却是她的夺命刀。  曾经征战沙场的将门虎女,却被一场阴谋溺死在冰湖中。  重回父兄战死那一年,她踽踽独行,一路走来都是这世道的满目疮痍。  无人报的仇,她来报,无人给的公道,她来给。  天道不公,她便覆了天道,奸佞当道,她便杀了奸臣。  翻旧案,斩奸臣,杀宿仇……  她只管一往无前,每每回头,身后总有一人卓然而立。  谢停舟:“去做你想做的事,莫怕,我陪你覆了这天下。”...

来源:cdlb   主角: 沈妤林清漓   更新: 2024-01-14 11: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沈妤林清漓小说名》,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谢停舟低头拢了拢袖子,问道:“梁建方人呢?”兮风道:“西厥人打过来他就带着人先跑了,刚追回来关在囚车里。”“带上来。”梁建方被带上城墙,连同他的两个侍卫一起。城墙上风很大,梁建方被谢停舟的近卫按倒在地...

第19章

西厥军在青云卫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博达见大势已去,一声令下,带着残兵往关外退去。

常衡抱拳道“殿下,是否要乘胜追击?

谢停舟望着西厥人撤退的方向,平淡道“令季武追击三十里,先将他们逼过石马河。

常衡领命下了城墙。

很快,城墙上又响起了脚步声。

谢停舟微微侧头,见近卫兮风一手压着腰间的剑,气势汹汹地上了城墙。

“殿下。兮风单膝跪地。

谢停舟低头拢了拢袖子,问道“梁建方人呢?

兮风道“西厥人打过来他就带着人先跑了,刚追回来关在囚车里。

“带上来。

梁建方被带上城墙,连同他的两个侍卫一起。

城墙上风很大,梁建方被谢停舟的近卫按倒在地。

眼前是墨色的袍摆,上面缀着暗色云纹,在风里悠悠地荡着。

梁建方身子抖得跟筛糠似的,颤抖着想要伸手去捉谢停舟的衣摆。

还没碰到,就被他身边的近卫一踹,顿时跌了个狗吃屎,脸在地面磕得鲜血直流。

“世,世子殿下,我我我,我乃朝廷命官。梁建方瑟缩道。

“朝廷命官?

谢停舟手臂轻抬,往城墙外一指,说“让他自己看看。

近卫拖着梁建方,将他按在女墙的垛口上,半个身子都悬在城墙外。

战线早已远离,留下的是鲜血浸透的土地,血水汇聚成溪流在雪地上勾勒出一道道纹路,成千上万的尸体混乱地堆叠在一起,一直延伸至远方。

太惨烈了!

若是在梦醒时分看见这样的场景,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阿鼻地狱。

可这是现实,是他梁建方闭门不开造就的人间炼狱!

那底下死不瞑目的尸体睁眼对视着他,似乎想要向他索命。

“啊啊啊——梁建方喉咙里发出恐惧的嘶吼,脑袋晃动着不想再看,却被侍卫从身后死死抓住了头发。

谢停舟缓缓抬手,修长无瑕的手指从袖口露出来。

呲啦——

长剑出鞘的声音。

谢停舟把剑锋抵住梁建方的下巴, 迫使他望向远方。

他低声说“别低头,给我看仔细了,这一片人间炼狱,可都是你这个朝廷命官的手笔。

梁建方哭求,“不是我,不是我,世子,世子饶命啊世子。

谢停舟轻笑了一声,转眸时目光从跪在一边的梁建方的侍卫身上。

那眼神太过凌厉,看得侍卫直冒汗,“殿,殿下,我们不过是听命行事,我家中还有一家老小,我——

侍卫猛地睁大了眼,视线里映出自己跪在原地的尸体,头颅咕噜噜在城墙上滚动了几圈,终于停了下来。

风里除了血腥味,竟飘着一股淡淡的尿骚味。

侍卫一松手,梁建方便软成了一滩烂泥。

谢停舟嫌恶地暼了梁建方一眼,“你猜,我敢不敢当场斩了你?

他把剑丢给兮风,身侧近卫递上一方干净的帕子,“殿下。

谢停舟接过来,敛眸擦着手指吩咐,“看好他,盛京多的是人想要他的命。

……

沈妤在尸山血海里翻找着,一具一具的尸体翻找着,每一刻都是煎熬,生怕下一瞬就看见父亲或是哥哥的脸。

她在尸体里看到了曾经见过的人,有送饭的小哥,有巡夜的士兵,还有和她一同突袭过西厥北营的将士。

有人被砍断了手脚,有人被开膛破肚,还有人被铁蹄踏得面目全非。

燕凉关外依旧寒风呼啸,她咬着牙忍住眼泪,指甲已经破翻过来,她仍旧没有停止翻找。

终于,在她将一具插满箭矢的尸体翻过来之后,再也没能抑制住喉咙里的呜咽。

“爹……

她紧紧搂住尸体,可尸体背上插满了箭矢,甚至连下手的地方都没留下一寸。

她的父亲,她心里那座巍峨的高山再一次倒塌了,这一次塌在她的面前。

“啊——

沈妤死死地抱着沈仲安的尸体,尸体是凉的,心也是凉的。

她很想要抱一抱父亲宽厚的肩膀,可他背上全是箭,变成了一只人形的刺猬。

尸体已经没有血可以流了,拔出箭时只剩下一个一个的血窟窿。

最后一支箭拔掉,沈妤用力地拥住了沈仲安的尸体。

那些曾经的委屈和不甘突然之间蜂拥而至,劈头盖脸地翻滚着将她淹没。

他们这些人拿命去博,却有人视他们如蝼蚁。

他们冲锋陷阵,出生入死,到头来却连顿饱饭都没吃上,就被自己人送上了西厥人的刑场。

歼佞当道,残害忠良,这大周朝的内里,早就烂透了!

大仇未报,愤怒,仇恨,不甘化作了扯不断的线将她紧紧束缚住,只有一声一声的呜咽传进了风里。

士兵在打扫战场,将没断气的伤员带回去救治。

甘州校场人来人往,不时有伤员被抬进来,也有撑不住断气的被抬出去。

谢停舟站在营帐前,侧耳听着身旁的将领汇报战况。

“我们按殿下的命令追击了三十里,途中西厥人死伤数千,越过石马河就是西厥的土地了,我们在河畔守了几个时辰,确定西厥人不会回头便让大军后撤了。

将领季武刚刚从战场上回来,一身甲胄都还没来得及卸,一路策马归来,身上还冒着腥气。

季武没敢离谢停舟太近。

世子有点洁癖,这是军中人人都知道的事实。

“甘州的守备军都是些废物,从前全靠沈仲安守住石马河沿岸,如今沈仲安几乎全军覆没,咱们青云卫要是撤走,甘州怕是……

谢停舟望着来往的士兵,道“西厥元气大伤,便是两年内恐怕也难以重整旗鼓,我们给盛京争取了两年的时间,够他们重新建起防线了。

想到此战的惨烈,季武忍不住唾骂了一声“那些杀千刀的狗东西,根本不把将士当人看。

谢停舟没接话,又有伤病被陆陆续续抬进来。

“欸,等会儿等会儿。

说话的人嗓门忒大,是谢停舟的副将常衡。

常衡拦住两名抬担架的士兵,弯腰瞧了瞧担架上的人,又用手指探了探鼻息。

“要断气啊,怎么回事这是?这人伤得很重?

————————————————

作者有话说

在这个故事里,重生并不意味着无敌,这不是爽文。

阿妤需要在一次又一次的苦难中成长,我想要铺陈的故事绝不只是为了救下父兄这么简单,阿妤的使命远远比这个更重,她会在路途中遇到那个与她并肩同行的人谢停舟。

估计有很多小伙伴会说既然没救下父亲,那重生有什么意义呢?因为阿妤的使命远远比这个更重。

前文的情节和后面的剧情一定是有联系的,安排沈将军的死亡,一定有理由。

情节不能满足所有读者的喜好,如果你喜欢,那是我们的缘分,如果不喜欢,支持弃文。

小说《沈妤林清漓小说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妤林清漓小说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