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昼结束,恒星落于黑色山脉。

纸伞撑开悬浮静静旋转,呵护趴地昏睡小小身影,气温下降,风吹发丝轻晃却总也不醒来,分身不知情况不敢乱动静静伫立等待,龙qiāng无言森寒……

低温寒冷夜晚繁星从一边转到另一边,偶尔有陨石坠地。

当恒星光芒再次照亮灰色死寂星球,尾巴尖动了动。

缓缓抬头苏醒。

空气稀薄寒冷干燥,汗水早就干了。

双手撑地坐起身回忆昏厥之前所看到的的回溯镜像,总觉得不真实,仿佛做了一场荒诞梦境,星空漂泊流浪不知几年兜兜转转跑到这地方,跨过时空目睹上古针对龙族的战争,到底是命中注定还是巧合?

遗迹荒凉安静,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

收回分身,站起身左看看右看看,除了岩石黄沙就是巨大方鼎,全世界只有自己,孤独,心底滋味酸涩。

戴上兜帽提起龙qiāng一言不发,双脚离地飞往龙宫遗址。

面色迷茫飞在遗迹上空,从神龙雕像四爪间掠过,看见遗迹里散落不知何种妖兽哀哀白骨,风化严重,无数年过去依旧残留少许神性维持不朽,高大巨石刻下战争划痕,脑海里不断闪过战将妖兽们陨落的身影……

飞抵山脉,宏伟宫殿建筑群从山下呈阶梯状修建至山巅最高峰,高大,真正神迹。

即便无数岁月逝去依旧威严,虽然非悬浮仙山浮岛但山脉雄伟如巨龙,别有一番浩瀚气势,与大地厚土一脉相连。

遗迹历经万万年沧桑仍固执屹立。

布靴脚尖轻轻落地站稳。

手持龙qiāng于背后,抬脚沿着古老石阶一步步登山,没有飞,龙脑袋乱糟糟迷茫,思维混乱,甚至眼神一直未聚焦。

落满灰色风沙石阶,两侧神秘威严雕像,处处战争痕迹。

鞋子踢到个腐朽不堪头盔。

当啷啷……

头盔一路弹跳翻滚着滚下石阶,为这安静死寂的遗址带来声音。

通往山巅龙宫的台阶遍布金戈朽骨,至少全都是仙神以上境界强者遗留,不然寻常妖魔神仙的骨骼无法长时间存留,意外的,白雨目前为止尚未发现任何龙骨,连一片龙鳞也未发现。

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可能被俘虏押走去了别处,成了囚徒。

第二种,神龙骨骼血肉鳞甲可炼制兵器或丹药滋补,当场合力击杀后惨遭剥皮削肉抽筋喝血……

脚步顿住,手指抑制不住颤抖。

仰头闭目深呼吸。

再次抬脚朝山顶爬台阶,镜头画面拉远围绕小小身影旋转,就见荒凉斑驳古老石阶遍布残破兵器骸骨,证明当年山脚至龙宫是最惨烈战场,众多强者陨落,纤瘦身影小心翼翼避开朽骨一步步缓慢行走。

走到一具高阶魔族巨大尸骸跟前,冷眼扫视,抬脚将其头骨踩碎成粉末。

一个时辰后。

山巅广场边缘露出戴兜帽女孩,一步步出现在广场边缘,回头遥望看见山巅宫殿与远方高大传奇般神龙雕像脑袋平行,也不知那次沙暴吹走多少沙尘才显出遗迹。

看了几眼转身朝宫殿走去。

广场尸骸更多甚至还有许多完整骨骼,没有半点腐烂痕迹,亦有许多兵器盔甲光滑如新,猜测当年此地陨落大量高阶强者。

骸骨大大小小有人有魔有妖兽,形状各异。

白雨提着龙qiāng从比房屋还要高大妖兽骸骨中间走过,头顶脊骨肋骨晶莹如铁,不知何等境界是何物种,额骨残留剑痕。

穿过骨头盔甲堆,走进古老宫殿遗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