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拥有漫长寿命后总会想做点什么消磨时光。

白雨自学习吹笛后再次迷恋葫芦丝,还好,学会了吹笛子之后再联系葫芦丝容易许多,屁颠屁颠跑到云遥古寨打听到匠人家,进去随手几个清神醒脑小法术让那匠人感激涕零,发着誓要给圣兽做出最好的葫芦丝。

圣兽图腾名号有时候还是顶点儿用途,这可不是白拿东西。

十二年前的云遥古寨大战后折损许多青壮,领地缩小士气不振,是白雨通过调理地气龙脉并且操控保护梯田,成功让古寨增添许多人口,如今虽说还未恢复当初实力但那一天不会等太久。

拿点儿东西不算事儿。

很快,白雨拿到了自己第一个葫芦丝,如果那个匠人知晓这位圣兽有过摔碎不知多少竹笛的过往,怕是会心痛。

又去找了几个会吹葫芦丝的姑娘求教。

古寨,竹楼前。

白雨和两个九黎姑娘坐在梯子上吹葫芦丝,悠扬动听的音乐回荡在古寨天空。

阿哥牵着健壮水牛路过,对教白雨葫芦丝的一个女孩唱起情歌,那女孩也泼辣的很,几句歌词整的小阿哥脸色通红跑开。

狸花猫翘尾巴从房檐走过,灵活跳到女孩身边趴下,前爪揣在怀里像个冬瓜似的,眯眼晒太阳,伸手抚摸还会发出呼噜呼噜声,特享受。

慵懒的狸花猫根本懒得搭理地上汪汪叫的小黄狗,木板被阳光晒得温热,肚皮热乎乎很舒服。

山民养了许多鸡,一只大公鸡领一群母鸡在竹楼前吃食。

白雨坐在竹屋门口认真学习,有笛子打底学的很快,从最开始简单发音到现在能够简单吹奏出曲子不过用了两个时辰。

穆朵不知何时也来到一旁坐着,罩着面纱的俏脸凝望大山不知想些什么。

终于,白雨掌握了吹葫芦丝技巧。

好不容易回想起前世听到过的葫芦丝曲目,愣是用半天才想起来曲调,时间太久了,三百多年过去,如果不是那段记忆太深刻恐怕早就忘脑后。

练习几次后,白雨吹奏了一曲彩云之南。

曲声悠悠,穆朵和另外两个女孩静静聆听,很快,那两个葫芦丝吹得特别好的女孩学会了曲子,对于她俩来说不要太容易。

下午的阳光总是很温暖,坐在阳光下容易犯困想睡觉。

穆朵听出了些不同的东西。

“你要走了?”

“嗯,世界那么大,总要去看看。”

白雨放下葫芦丝,小心翼翼绑上一根红绳,象征吉祥。

又沉默许久。

“能说说你在中原的生活么,我从未去过,关于那里的一切都是别人说或者看书知道的,我想知道真实的中原。”穆朵望着天空问道。

“中原……”

白雨仔细回忆中原什么模样,想来想去才发现自己也不知道中原啥样。

“很复杂,一言难尽,你不会喜欢那个世界。”

“那你为何还要回去?”

“我寿命长得很,总要做些事渡过无聊时光,中原有句话叫做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通过观察不同的人不同的命可以增进修行,我想走遍世界,去东海之滨看看大海,去西域荒漠看看沙海连天,极北冰原我就不去了,太冷。”

“我哪里也不想去,待寨子里看云海过完一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