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幽城外的大战已经落幕,此番相助通幽学院的四阶武者已经渐渐回归。

然而这些人很快便发现,横贯虚空的霞光虹桥却仍旧维持在天际上空。

玉成瑾等人直觉这后面可能还有什么事情,于是在稍作商议之后,决定一起去拜访寇冲雪,想要弄清楚通幽学院的打算。

而这个时候,通幽玄界的虚空壁障已然开启了多个门户,学院的生员已经在陆续回归,着手清理几乎已经被打成一片废墟的学院驻地。

玉成瑾等人赶到的时候,已经稍作恢复的商博以及云菁,早已经在玄界门户前等候。

不过不等双方相互开口,原本正值黎明的天际上空,忽然升起了大片的炽白光华。

双方都被这突然出现的异象所吸引,纷纷转头向南望去时,就见到一缕白线正沿着霞光虹桥一路北上,瞬息之间到得近前,却见整条霞光虹桥此时都已经被一道乳白色的流光所渲染。

“这是……”

安白眉仿佛一下子便认出了那道在霞光虹桥上流淌的光华的实质,然而滑倒了嘴边,却不知为何迟疑了一下,便再未说下去。

而恰在此时,几乎已经探入玄界壁障之中的霞光虹桥末端,那一道流光直接从虹桥之上倾泄而下,注入到了通幽玄界之中。

安白眉虽然没有第一时间叫破霞光虹桥上流淌的光华,但诸位四重天高手,在这个时候哪一个还能感觉不到周围开始大幅攀升的天地元气浓度?

哪里还能猜不到那些流淌在霞光虹桥上光华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甚至于连这些东西源自于哪里,他们大概都已经有了猜测。

一时间,其他几家边疆学院的四阶武者,包括通幽城几个家族的四阶武者在内,他们之间频繁的以眼神交流示意,不少人的神情颇有感慨之色。

“寇山长重伤垂死?这一次要有多少五阶老祖的脸,被寇山长打得‘啪啪’直响,想想都脸疼啊!”

“白鹿福地看样子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寇山长好大的手笔,连白鹿福地被他算计,白鹿派这一次怕是要底蕴大伤!”

“……”

对于眼前这些盟友们的私下交流,商博与云菁虽然看在眼里,却只作未知。

倒是在那白鹿福地积蓄的天地本源注入到玄界当中之后,商博、云菁等人都在趁机吸收炼化,恢复着体内的伤势和亏空。

这些从白鹿福地当中掠夺而来的天地本源,可要比两界战域中流淌而出的本源潮汐,要精纯温和的多了,武者只需稍加炼化便能为己所用。

可惜这些精纯的天地本源,仅仅只是被寇冲雪散溢了一小部分出来,用来恢复整个学院师生的消耗,大部分则被作为整个玄界的底蕴进行积累。

随着霞光虹桥之上的福地本源源源不断的注入到玄界之中,其他几家学院的四阶武者终于忍耐不住。

玉成瑾率先上前开口道:“敢问商兄、云娘子,我等可否有幸拜见寇山长?”

商博笑道:“很抱歉,山长伤势虽有好转,但如今却还不便与诸位相见,还请诸位见谅。”

众人自然没有怪罪寇冲雪的胆量,连称不敢。这是玉成瑾又道:“那么寇山长这一次可有取代白鹿福地,于幽州另立通幽福地的打算?”

云菁闻言“咯咯”笑道:“玉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通幽学院之前不会因为本源潮汐晋升福地,那现在自也不会踩着白鹿派晋升福地!苍灵入侵,边疆五州首当其冲,我们通幽学院万不会做舍弃盟友,自扫门前雪的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

玉成瑾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立马便拱手道:“通幽高义,我等感激不尽!”

安白眉、韩重威等人见状,也纷纷拱手道:“通幽高义!”

…………

通幽玄界深处秘地,寇冲雪与姬文龙并肩而立。

玄界之外,“通幽高义”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二人耳边。

姬文龙顿时笑道:“你真的没想过趁机将玄界提升为福地?”

寇冲雪“嘁”了一声,道:“我寇某人胸中格局何等广阔?岂会为了一己之力,而削弱其他四周与苍灵界的界域屏障!”

姬文龙才不会相信他说的那么伟大,直接道:“怕不是这一次你根本就不能从白鹿福地夺来足以令玄界晋升的本源吧?”

寇冲雪冷哼一声,道:“我不能?冀州三鹿在我眼中不过土鸡瓦狗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